嘴炮神国冈比亚:五常全得罪自称7天能推平苏联还要横扫欧洲

冈比亚地处非洲小国塞内加尔腹地,领土沿着冈比亚河两岸分布,一直延伸到大西洋,是小国中的小国。

在历史上,冈比亚本来是塞内加尔的一部分,两地语言文化相通,几乎每户冈比亚人都在塞内加尔有亲戚。

然而,塞内加尔在殖民时代同时盘踞着英法两大势力,法国占据了塞内加尔大部分,英国控制着冈比亚河两岸,两地实行不同的体制。

说起来,冈比亚本是一个平平无奇的西非国家,如果非要列出这个国家有什么非比寻常的特色的话,那就是小得出奇、穷得出奇。

它是非洲最小的国家,也曾一度是最穷的国家。冈比亚的经济支柱是花生种植,直到近年来随着旅游业蓬勃发展才有所改观。

然而,真正让冈比亚这个国家在中文网络威名大噪的,是该国的一位奇葩总统叶海亚贾梅。

冈比亚曾经是台湾当局的所谓“邦交国”。2007年,冈比亚总统叶海亚贾梅受邀访美,当布什总统问及他对的看法时,贾梅回答说:

2012年,在与台湾当局断绝所谓“外交关系”前夕,贾梅总统还不忘坑台湾一把。

他说,如果蔡姐愿意打钱资助冈比亚发展经济,他就立刻派遣一千名非洲黑哥协助反攻,兑现当年夸下的海口。

冈比亚与我国政府复交时,为表诚意,贾梅迅速转变立场,帮大陆说话,扬言“三个小时灭掉台北”。

那么,冈比亚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国家?为什么会在贾梅手上成为“非洲嘴炮”?

冈比亚建国以来闹出了很多外交笑话,从中反映出来的,其实是该国领导人在治国理政方面的不专业与不成熟。

而且,冈比亚的奇葩领导人还不止一个,而是两个。贾梅之所以会这么狂,其实都是师承前总统贾瓦拉的。

达乌达·凯拉巴·贾瓦拉是冈比亚第一任总统,他被誉为“冈比亚国父”。但此人其实是一个政治小白,他在英国爱丁堡大学主修的是兽医专业,获得过博士学位。

鉴于冈比亚人口只有一两万,读过书的更是屈指可数,所以,贾瓦拉作为全国知识水平最高的男人,顺理成章地当上了总统。

贾瓦拉上台后尝试过改革经济,但这个国家体量就这么大,产业就这么原始,所以成效甚微。

于是,贾瓦拉就干回了自己的老本行——他深入民间,在全国范围内挨家挨户给百姓的牲口看病,治好了各种疑难杂症,获得国民的广泛好评。

1981年,英国王子查尔斯大婚,贾瓦拉作为英联邦成员国领导人受邀出席。没想到他前脚一走,后边就东窗事发。

原来,他的对手也想过一把总统瘾,于是就趁着贾瓦拉离开,在酒吧里密谋政变,还策反了四百多名冈比亚警察参与其中。

此时的冈比亚没有军队,唯一的暴力机关就是规模1200人的警察。这400多名“叛军”一下就带走了全国1/3的“武装力量”。

政变队伍来势汹汹,包围了,在首都班珠尔与副总统展开激战,贾瓦拉的大位岌岌可危。

此事过后,贾瓦拉痛定思痛,决心发展军事保卫政权。他用了三年的时间,从全国招募青壮年,并以冈比亚警察为底子,组建了一支800人的军队。

贾瓦拉第一个不爽的就是苏联领导人勃列日涅夫——此人在位时,苏联霸权主义达到顶峰。1979年,苏联入侵阿富汗,国际局势高度紧张,第三次世界大战似乎一触即发。

1980年,为缓和国际矛盾,联合国总部举办了一场各国首脑会议,贾瓦拉应邀出席。这应该是贾瓦拉与勃列日涅夫的初次见面。

一入坐,贾瓦拉就看到了勃列日涅夫那张老脸。见到他就在自己的对桌,气在头上的贾瓦拉当即对他竖起了“国际友好手势”。

更过火的是,贾瓦拉还当众发起军事挑衅,他说:苏联一杀难逃,冈比亚大军可以让俄国三天之内不留活口!

要知道,当时的国际局势是“苏攻美守”,苏联的军事实力一度超越了美国。可就是这么一个连美国都不敢家,却被冈比亚怼得一愣一愣的。

冈比亚全国有四成土地是沙漠,唯一能耕种的那块地在八十年代又连遭旱灾、病虫害,导致粮食歉收,只能满足国民总需求的一半。

当时是1985年,勃列日涅夫已经去世,掌权的是苏联末代扛把子戈尔巴乔夫。这时的苏联刚刚经历了一场失败的经济改革,自己也没剩多少东西可以援助非洲大兄弟了。

可贾瓦拉虽然是求人,但却摆出一副大爷的样子。他嫌弃苏联给得太少,还胁迫戈尔巴乔夫说:冈比亚大军将在七天之内拿下苏联全境,克里姆林宫都给你扬咯!

眼看苏联被自己“吓”垮台,贾瓦拉变得越来越飘。在国内经济凋零、政治腐败的大背景下,他居然派兵前去利比里亚维和,导致军费激增,给冈比亚原本萧条的经济雪上加霜。

1994年7月22日,驻利比里亚维和部队的部分冈比亚籍下级军官因不满贾瓦拉政府拖欠军饷,发生了哗变。

由于贾瓦拉长达32年的统治早已不得人心,所以这回首都卫队也没打算为他卖命,而是打开大门任由反叛军长驱直入,兵不血刃就让冈比亚改朝换代。

贾梅的夺权以及军事独裁损害到了西方国家的利益,于是美欧联合起来宣布制裁冈比亚,WB和IMF也停止了对该国的援助拨款计划。

2002年,贾梅发现美国还没认怂、还在制裁自己,于是又放出狠话要踏平美洲大陆。

而贾梅则比前任更重视军事建设,在他任内,冈比亚大军从800人扩充到了1000人,并为原本兵种单一的冈比亚军队增设了海军和空军。

1996年,冈比亚海军旗下有舰艇六艘,分别是两艘炮艇和四艘快艇。空军有飞机三架,一架是格鲁吉亚赠送的米格25,另外两架是临时征用的农药喷洒机。

可见,贾梅非但没有吸取前任亡于扩军的历史教训,还变本加厉地延续前任政策。

所以,对于冈比亚人民来说,这回只是换了个总统而已,但奇葩当朝的本质没有变,苦日子还得接着熬。

2007年1月18日,贾梅一觉醒来就在国家电视台上发表一番惊世骇俗的讲话,他说自己拥有治疗哮喘和艾滋病的“神秘的力量”:

前任贾瓦拉全国巡回医治牲畜,那是因为他真有本事,可现任贾梅一个行伍出身的,你让他治病救人他能行吗?简直就是乱来。

贾梅则是一脸正经地回答说:“我一直以来都有神秘力量,但是最近才接到委任。”

然而,有目击者回忆称,贾梅的所谓“治疗”,其实就是把手掌往病人的头上放,再神神叨叨地施法。

贾梅任内,冈比亚铁腕禁毒,一次在英国特工的帮助下,冈比亚毒品管制局在首都的一处地下室查获两吨可卡因,价值达到10亿美元。

此案涉及11名冈比亚高官。贾梅回应说:“我对犯罪分子零容忍,贩毒行为双倍零容忍!”

直到2016年,冈比亚再度变天,贾梅以一种相对和平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统治。

2016年12月1日,冈比亚反对派领导人阿达马·巴罗在总统大选中胜出,以45.54%的支持率高票当选为冈比亚总统。

贾梅起初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并否认选举结果,不愿让出大位,冈比亚内战一触即发。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巴罗与初代总统贾瓦拉的履历极为相似,一样在英国留过学,主修的也是跟治国八竿子打不着边的专业,关键是巴罗还当过商场保安。

世界民族多种多样,在性格方面也是大相径庭。冈比亚正好就处在我们的反差面上。

人类无法互相理解,我们笑他贫穷落后不上进,他们也会笑我们高压内卷活得累。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